[蘋果日報] 我問你答:執骨師傅怪異經歷 (2007-03-14)

 

有關訪問網址:

http://hk.apple.nextmedia.com/template/apple/art_main.php?iss_id=20070314&sec_id=4104&art_id=6899317

[溫哥華事事如意] 訃聞未提鄭少秋 ( 2008-02-21)

 

報導擇要 -- 遺體移海外 須法醫驗屍

「執骨師傅」劉海表示,由香港移送屍體到海外,一般程序會是法醫官在驗屍,以及屍體移放入棺木後,當局會發出「機場紙」,讓棺木登上飛機。為了檢疫及衛生問題,屍體一般會安放於銅棺之內,造價約數萬元,並進行抽真空等工序,以免細菌入侵,或在運送途中,散播細菌。
他又指,運往海外的屍體,一般會乘搭普通客機,當行李貨運處理。劉師傅透露,由海外運送屍體回港,反而較由香港運屍到海外為多,「不少移民海外的華僑,尤其是新界原居民,即使去到英國、德國,百年歸老後,都希望落地歸根,返回香港安葬。」

有關訪問網址:

http://www.ccue.com/news/2008-02-21/1203605401d837568.html

[網誌訪問] 執骨師傅 (2010-10-07)

 

如果有人說,骷髏骨會說話,會告訴你他是死於浸死、跳樓、意外、病死等等,你可能會覺得是癡人說夢,或者是電視劇《洗冤錄》中,歐陽振華飾演的仵作宋慈,智破冤案的劇情罷了。

過,現實中有個冷門行業叫「執骨」,因為香港法例規定,除「永遠墳場」外,連棺木下葬六至十年後,後人必須申請聘用執骨師傅將先人的骨頭起出來火化,或將 先人骨頭砌成抱膝而坐,放入「金塔」內。執骨師傅海哥在這十年的執骨生涯,不但深深體會到「骨頭是會說話的」,而且還親身試過跟人骨對話。海哥更言之鑿 鑿:「係佢(骷髏骨)教曉我執骨的方法!」

與死人骨頭對話

當殯儀行業的人,一般對鬼神的經歷都隻字不提,深怕說了會導人迷信,予人怪怪氣的感覺。記者幾經游說,穿梭於全港所有墳場工作十年的執骨師傅海哥才肯首度開腔,將這段「與骨頭對話」的難忘經歷娓娓道來。

「已經是四年前的事了,當日我正在墳場進行執骨工作,突然聽到有人叫我:『師傅、師傅,你過一過!我呢度有事要辦。』我抬頭見離我不遠處,有兩男一女在一個墳前拜祭,其中一個男人向我招手。

「自然地我走過去問他們是否需要幫忙,豈料,當我走到他們身邊時,剛才那個男人不見了,而那對男女亦說:『我們剛才沒有叫你,不過我也要找執骨師傅幫爸爸起骨。』我聽後便不敢多說,只按平日工作程序跟他們商討執骨事宜。

「到了幫他們的先人起身(執骨)那天,打開棺木後,發現面藏了一個大蟻竇,而先人的頭骨則不見了,起初還以為被蟻蛀了,但細心摸清楚才發現棺木隱蔽處有個洞,而先人的頭骨掉了進去,我小心將頭骨拿出來放在棺木上繼續執骨。可能當日那男人招手叫我就是為了這件事吧!

「由於每具骸骨都有二百零六件骨頭,而我跟師傅學藝多年來,每次都會邊執邊數,以免執漏。但那次當我執好後,又聽到有把男人聲說:『重執漏L一塊呀!』我半信半疑再細心檢查一次,發現真的執漏了一塊膝蓋骨。

「自此我每次執骨時,都習慣第一時間將先人的頭骨放在棺木上,心會跟先人說:『!你睇住我執喇!如果執漏L,你記得同我講呀!』然後每次由頭到尾執完,都必會再由尾至頭檢查一下,睇清楚有沒有執漏。」

憑氣味辨別腐化

海哥邊說邊帶記者參觀他那鮮有人踏足的「先人骨場」,那擺放了約十副骸骨,記者還未踏入「骨場」,遠遠便飄來陣陣腐肉的惡臭味,起初也有想嘔的感覺,但幸好採訪那天,風高氣爽,才不至於嘔吐大作,心真佩服海哥那異於常人的忍耐力。

「係好臭呢!尤其是開棺那一剎,因為棺內留有一股氣,不過我又覺得可以接受,重可以憑那股氣,分辨出屍體的腐化程度,甚至生前死者打多少針藥。」

原來「執骨」都有分「靚骨」和「唔化」兩個情況,據海哥的經驗所得:「人地話呢行叫執金,執金即係先人的骨化得靚,當先人隨棺落葬後,屍體的皮肉被蟲蟻所蛀,剩餘的骨被起出來後,經過清洗和晒乾,會呈現金黃色,便是靚骨。

「唔化的意思,即屍體可能曾被打防腐劑,或者死者因患癌症,死前被注入不少針藥,都會導致屍體出現唔化,即先人的容貌跟落葬時差不多,甚至沒有分別,保留原來的人形。」

到這個情況,執骨師傅會向主家(先人的後人)解釋,然後建議採用吊棺,即是將整副棺木連屍體火化,或者採用削骨的方法,將先人的肉削掉,然後取出內臟一併 燒掉,才將骸骨清洗、晒乾,以去除腐屍味,再根據主家所屬的宗教信仰進行祭祀儀式,最後才將骸骨砌好放在「金塔」內下葬,執骨費用約二千元。

骸骨話你知死因

現年四十五歲,面圓圓,臉色紅潤,身材健碩的海哥,說話風趣幽默。

「我老竇都係做執骨,但早年我 ?六兄弟姐妹都無人有 興趣跟佢入行,只有姐姐加入殯儀聯絡人的工作。」海哥說,他曾經做過無數行業,但每份都「做唔長」,在他人生最失意的時候,認識了一名執骨師傅,兩人很談得來,慢慢開始對執骨行業產生興趣,繼而拜師學藝。可惜,當時他父親已離世。

「我覺得我師父跟其他執骨師傅不一樣,他工作很敬業樂業,對先人相當尊敬,執骨從不馬虎了事,他教曉我,每一副骸骨都是不同的,它們還會說話。」

沒有讀過醫學的海哥,卻對人體結構瞭如指掌,不消半分鐘,便可將人體最重要的脊骨按次序砌好,對二百零六件骨頭,如數家珍般逐一分辨。

「其實骨頭真係會講野!男人的骨頭較粗大、完整;女人則較幼細,而且多數因骨質疏鬆,骨頭較脆弱、易斷,於是可以分出性別。

「若果頭顱骨上下斷開,即代表先人死時曾被解剖驗屍;手腳骨折斷,即先人可能因墮樓而死;肝癌致死的病人,死後肝臟位置附近的骨黑中帶黃等。」

就是因為海哥能夠體會先人的痛苦,因此他堅決每次執骨最重要是「一塊都不能少」和「一塊都不能錯」:「最開心有次個先人報夢俾佢地子女,話在金塔內坐得舒服。幫到人,自然心安理得啦!」

嘩!想入行執骨即睇

海哥坦言,當執骨師傅容易,但做得好、做得長卻少之又少。

「試過看過行家一個徒弟心術不正,執出來的骨太長,在包裹準備火化時,不太方便,竟大力用腳踩斷條骨,我覺得太離譜。」

(Thanks, Chris)

有關訪問網址:

http://april-edwards.xanga.com/733754412/%E5%9F%B7%E9%AA%A8%E5%B8%AB%E5%82%85/